琉璃绒鼠

【忘羡】脑洞与求文

请问有大大写过或想写忘羡版的《卡门》吗?

歌剧里,卡门因为在工厂与人打斗,划伤另一位女工的脸而被捕;在等上级取回文书的时间里,由唐.荷塞負责看管卡门。期间,卡门为了让唐.荷塞放走自己,于是想方设法引诱对方……

如果换成忘羡,好像不错?

【坤农】脑洞 002

关于坤农的一个脑洞……
只是脑洞只是脑洞只是脑洞

现代+狗血/?/

坤和农新婚三个月,坤的妹妹出事了。坤误会是农农害的妹妹现在只能躺在医院里。坤身边的人都说农不是那样的人,可坤就是无法接受。即使妹妹和农很亲近,即使妹妹说过农是最可爱最善良的人。

农上头有两个哥哥,正正和长进。哥哥们很关心农,但农知道他们有自己的工作,不想打扰他们,更不想让他们担心。

坤是孤儿,农是单亲。那几年靠妈妈和大哥辛苦工作才维持住这个家,现在换他们照顾妈妈。如果说农对哥哥们是隐瞞,那面对母亲更是竭力掩饰。

坤眼里沒有他,再也沒有了。糖果屋成了泡影,从喜欢、从美梦,到隔阂甚至厌恶。农把所有伤心难过深藏,晚上常独自躲在被窩掉眼泪,隔天又装做沒事一样。

直到有天农回医院检查,认识了子异。子异的温柔让农觉得温暖,不敢对家人说的事,却可以对子异傾吐。如果碰到农不想说的,子异也不会追问。

那天很冷,子异开车送农,却被回家取东西的坤“撞见”。农不想牵连別人,就让子异先离开,说可以自己处理。坤冷脸质问农,农看着坤,突然不想解释了。他累了……

坤甩门而出,农缩在地上。家里只剩一个人,地上很冷,可是他站·不起来。


最後当然是HE
(虐不下去)

全家人一起吃饭,正正做了几道家常菜,长进煮了汤。坤的妹妹和子异也在。农母认了子异做儿子,又认坤的妹妹当女儿。

饭桌上,农顾着喂小葵和小贾,边和哥哥还有子异聊天,被“冷落”的坤本想记在小本本上,最後还是举着手臂喂农农。

(如果是帝/国 + ABO:
坤是元帥;子异是皇族,副业是医生;正正是商人及军舰设计師;长进是帝/囯学院的音乐教師,同时是外星生物研究组长。农……精神治疗師?

坤A农O、子异A、正正A、长进B。)

《眉间雪》
“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”

〈白〉

恩怨尽数抹除,
互不相欠。
所有残破失望落寞,
再不提及。
本该无牵无挂,
奈何天意安排……
愿牵扯悉断、来世陌路,
只看新生,不见旧屋。

或许家是港湾
而港湾或许另有其他

【坤农】脑洞记录

古代背景

皇权争夺引发的腥风血雨。

农农的家族被抄家,

師父(子异)正好外出(给农农找药材),

而农农被哥哥(信信)藏进青楼(実际上是情报组织),並委托幕後老板(人间仙子)暗中照顾。

怎知阴错阳差下,农农被迫嫁给坤坤(皇子或将军,未定)。本以为日子不好过,却在又一次被下人刁难时,遇上了刚回府的坤坤。坤坤一脸郑重的说农农是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。

坤坤很忙,农农在坤坤家沒太多事能做。幸好有天丞相公子(制霸)带家里人(有长进)来拜访,两人一见如故,聊得很开心,甚至让谈完公事出来的坤坤和制霸在小小的惊讶之馀,心里升起丝丝不快。

……

再加上ABO?(A乾元、B中庸、O坤泽)

坤农:AO

长得俊:AO

正正:A

信信:A

子异:B

愿所有美好在我们之间

若空

       晨光依稀,黑纱遮掩惑人春光。肤如白瓷,长发如墨,身上斑斑青红。

       最不该,爱上错的人,最不该,记忆犹存。

       又一个无眠夜。

       日光也无法温暖。他总在清晨醒来,独自感受床上的微凉和恼人的湿意。

       “永远陪我,或者再也不要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后不后悔划下这一刀?

       满池子的花瓣奶水,洗不去留在身上的味道,更洗不掉想起那些记忆时的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什么都没有留下,什么都留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想在梦里重逢,却根本无法入睡。一床枕被依旧。时间残忍洗去了怀念。